开国中将晚年只手举起一司令
2016-09-21 15:32:30
  • 0
  • 1
  • 2
  • 0

1955年中国人民解放军授衔时,其中有两位出自“少林”的开国将军:许世友上将和钱钧中将。有趣的是,这两位将军还曾在一个大军区共事过,许世友曾任南京军区司令员,钱钧曾任南京军区副司令员。

更有趣的是,钱钧比许世友迟3年进少林寺。两个人一起在寺中待了5年,同一年出的寺门。当时寺里僧人云集,两个“菩萨”虽在一座寺庙里,却互不相识。直到长征到了延安,他们谈起往事,才知道原来彼此竟还是少林寺“兄弟”。两人不禁抚掌哈哈大笑。

钱钧曾数十次负伤,仅胸腹部的枪眼就有11处。长征时,钱钧在一次战斗中左腹中弹,一动不动地昏迷了一天一夜。战友们都以为他牺牲了,便决定让他入土为安。可第二天当众人悲痛地揭开当作棺盖的门板时,却惊喜地发现钱钧仍在眨眼睛,便立即把他从棺材里抱了出来。不久,他就伤愈重返了前线。

1937年前后,延安各界纷纷要求批判和清算张国焘妄图分裂党、分裂红军的罪行。一次,在与抗大学员“面对面”的会上,许多来自红四方面军的高级指挥员对张国焘遮遮掩掩的认错态度极不满意。钱钧将军揭发到义愤处,忍不住走上台来,脱下布鞋,朝张国焘劈头盖脸地打去。全场震惊。张国焘起身捂脸,举起一只手吼道:“我抗议,我抗议。我还是中央政治局委员,你居然敢打我!”

钱钧的性格之暴烈可见一斑。

钱钧在少林寺练就了一身武功,但不论在军内军外,却很少显露。除了少数高级将领外,知道他熟谙武术的人并不多。

建国以后,钱钧还偶尔表演过“朱砂掌”。那是他担任南京军区副司令员以后,一次,他到苏北去检查民兵工作。傍晚休息时,干部们都要求他表演“劈石头”。但苏北一马平川,一时间到哪儿去找合适的石头呢?最后,还是找来了一块压咸菜用的青石,这块石头少说也有二十来斤,光溜溜,湿漉漉,放在堂屋正中的桌子上。“钱司令果真能劈开它吗?”“肉手能劈碎岩石,我还从没见过!”在人们的窃窃私语声中,钱钧走到桌前,摆正石块,猛抬右手,一掌下去,只听“砰”地一声。青石顿成三瓣。劈裂的石渣,竟蹦出一丈多远!

还有这样一则体现钱钧功夫的趣事:正在上海延安饭店参加会议的南京军区三位副司令张才千、王必成、陶勇结束了晨间散步后,正蹲在一起,小声地聊天。突然,“唉呀”一声惊叫——陶勇中将只觉得身子“唿”地一下,自己已被一只大手托住臀部,离地举了起来。蹲在一旁正低头抽烟说着话的两位副司令员,在惊叫声中,忽然发觉身边的陶勇将军不见了。急忙抬头一看,才从莫名的惊慌中定下神来,原来,悄悄来到他们中间,一手把陶勇托起的“大力士”不是别人,正是闻名已久的“铁掌将军”、年过六旬的浙江省军区司令员钱钧。

许世友将军和钱钧将军因皆出自少林寺,性格又相近,所以感情甚笃。许世友将军晚年常去看望钱钧,两人耳朵均背,扯着嗓子交谈。你说东,他说西,答非所问,文不对题,然俩将军则津津有味,乐此不疲。某日,许世友将军至钱钧处闲扯一个多小时,返回时问秘书:“钱司令说了些啥?”一时传为笑谈。

1990年4月13日,钱钧因心肾疾病在南京逝世,享年85岁。(刘继兴)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