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兄弟皆黄埔4期,兄是鄂豫皖红军缔造者,弟为“红色密码之父” 
2022-01-09 11:22:08
  • 0
  • 0
  • 0
  • 0

黄埔军校第4期的学员于1925年7月至1926年1月,分7批入校,1926年10月毕业。这一期的学员中人才济济,有后来的我军名将林彪、伍中豪、段德昌、刘志丹、袁国平、郭化若、唐天际、李运昌,以及周恩来的弟弟周恩寿等;有后来的国民党军名将胡琏、李弥、张灵甫、刘玉章、谢晋元等。

其中有一对亲兄弟,他们就是曾中生与弟弟曾希圣,后都为红军的高级领导人。

亲兄弟同时考入黄埔的同期,实在罕见!黄埔5期生中,也有一对亲兄弟,他们是陶铸及胞兄陶自强。可惜的是,陶自强后来叛变了革命。

这两对兄弟,都是湖南人。曾家兄弟是郴州资兴县人,陶家兄弟是永州祁阳县人。近现代的湖南,人才呈“井喷”之势,英才遍地,位居各省之冠。

曾中生,原名曾钟圣,生于1900年。他是中央军委后来确定的我军36位军事家中开始军事生涯较早的一位,早在1922年,他就曾任桂系军阀沈鸿英部的参谋。1925年,他考入黄埔军校第4期,同年底入党。

黄埔军校第4期毕业后,曾中生参加了北伐战争,在国民革命军第8军前敌指挥部政治部任组织科科长。1927年9月,曾中生入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1928年年冬回国,到上海中共中央军事部任参谋科科长,并任中共中央军委常委,不久调任中共南京市委书记。

1930年9月,曾中生作为中共中央特派员,被派到鄂豫皖苏区,军事素养很高的他指挥苏区军民,打赢了鄂豫皖苏区的第一次反“围剿”战争。

1931年2月,曾中生任中共鄂豫皖特委书记和军委主席,又以一系列胜利,挫败了国民党军以11个师的兵力对鄂豫皖苏区的第二次“围剿”,而且把红军队伍发展到2万多人,根据地拥有180万人口。

曾中生是鄂豫皖红军的主要缔造者。也就是说,在张国焘到达鄂豫皖苏区之前,鄂豫皖红军的最高领导人一直是曾中生。后来与曾中生同为我军36位军事家之一的徐向前、蔡申熙、许继慎,当时都是曾中生的部下。

多年后,徐向前元帅在《历史的回顾》一书中对曾中生仍推崇倍至:“曾中生同志是个能文能武、智勇双全的红军领导人,杰出的共产主义战士。他对党忠诚、待人诚恳、才思敏捷,浑身充满着革命者的战斗激情和力量。”

另一位开国元帅刘伯承也曾说过:“中生同志很聪明、机警,说话也很尖锐,智力过人,写文章下笔如飞,又快又好。”

就在曾中生率部挫败国民党军对鄂豫皖苏区的第二次“围剿”后不久,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张国焘,来到了鄂豫皖苏区,主持党政军全面工作,全面贯彻王明路线。曾中生被降职了,任鄂豫皖分局委员兼军委副主席,后调任红4军政委,和时任红4军军长的徐向前并肩战斗。

曾中生一直对张国焘的所作所为看不惯,他认为张国焘不懂军事。加上其在鄂豫皖苏区的威望太高,导致张国焘对之的大力排斥。善搞名堂的张国焘以“反抗中央分局”等理由,将曾中生在军队中的职务撸掉了。

一心忠于党和人民的曾中生,在横遭撤职后并未终日悲伤,仍忘我地工作。在第三次反“围剿”中,曾中生指挥部队奋起迎战,歼敌千余名,后又在永家河打垮数倍于红军之敌。人才就是人才,失去军权仍能办大事。

1933年8月,张国焘与陈昌浩串通一气,给曾中生罗织了“右派首领”、“托陈取销派”等罪名,随后将他非法逮捕关押。

在押期间,曾中生以惊人的毅力完成了《与“剿赤军”作战要诀》这一著名的军事著作,详细地分析了国民党军队的10种“围剿”战法,总结了关于人民战争、关于集中优势兵力各个击破以及持久战、速决战和运动战等有关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战术。徐向前元帅在《历史的回顾》一书中写道:“尤其难能可贵的是,(曾中生)身陷狱中,仍奋笔书就了《与"剿赤"军作战要诀》这篇重要军事著作,由西北军委印发全军干部,人手一册,成为红四方面军干部提高军事理论水平的基本教材。”

1935年6月,曾中生得知中央红军与红4方面军在懋功地区会师的消息后,就向张国焘提出释放自己的要求,并要求允许他向中央汇报、写信。

这时,党中央和毛主席也了解到曾中生被非法监禁,指名要见曾中生。

心怀鬼胎的张国焘害怕真相败露,遂扣压了曾中生给中共中央的信,并严加看守,拒绝曾中生与中央领导人见面。

死神,在一步步逼近曾中生。1935年8月中旬的一个夜晚,在川西北卓克基以北的森林里,张国焘密令将曾中生用绳索活活勒死,杀人灭口。并造谣说曾中生通敌,掉进河里淹死了。

张国焘,不是一般的歹毒与无耻。

在张国焘的严密封锁下,党中央与毛主席并不知道曾中生已被秘密杀害。1936年2月,毛主席在陕北,特意请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林育英以共产国际代表团的名义电示张国焘:“鄂豫皖肃反颇多'左'的错误,扩大化,至一营一连的被捕,地方党组织全部坍台。四方面军先后破案中涉及兄处高级负责人为托派,是否属实难判明。鉴于历史教训,盼兄负责检查,使扩大、偏见与单凭口供刑讯等错误早告肃清。廖承志、曾钟圣(即曾中生)即使有反动嫌疑,亦须保全其生命,并给以优待。此为代表团所切嘱。”

此时,曾中生遇害已有半年多了。

曾中生的妻子名叫黄杰,湖北江陵人,生于1910年,毕业于黄埔军校第六期,与抗日英雄赵一曼,聂荣臻的妻子张瑞华、曾嫁给叶剑英的曾宪植、危拱之,曾任平江工农革命军司令员(红军中唯一的女司令)的胡筠,王明的妻子孟庆树,被国民政府军委会授予少将军衔的胡兰畦、谢冰莹等,都是同学。

得知丈夫曾中生遇害后,黄杰痛不欲生。之后,她又有了一次婚姻,丈夫叫郑德。郑德是党组织培养的第一批飞行员中的一员,后被派到新疆去学习飞行,却不幸与陈潭秋、毛泽民、林基路等一起,被盛世才残忍地杀害了!1946年5月4日,在延安,黄杰又嫁给了徐向前,她活了97岁。

接着再说说曾中生的胞弟曾希圣。

曾希圣生于1904年,比胞兄曾中生小4岁。考入黄埔军校第4期之前,他曾在设立于衡阳的湖南省立第三师范学校读书。湖南省立第三师范学校还毕业过我党的两位大人物,一是被称为“黄埔三杰”之首的蒋先云,另一则是后为开国大将的黄克诚。

1927年,曾希圣加入中国共产党,他是我党不可多得的无线电人才,1930年担任上海中共中央军委谍报科科长,负责情报工作,曾获取了国民党第三次“围剿”中央苏区的军事计划等重要情报。

曾希圣是我军情报破译工作创始人,有“红色密码之父”的美誉。

1930年下半年,曾希圣负责选派20多人组织了一个训练班。在上海法租界巨籁达路四成里一栋三层小楼门口,他们挂出块“福利电器公司”的牌子,,还搞了一个小工厂,这就是我党我军创办的最早的一个地下无线电技术培训班。在上海中央军委会议上,周恩来谈起这件事时,赞扬了曾希圣:“这次,在希圣同志负责下,伍云甫王子纲和曾三等20多人一起,都被派去参加训练班的培训,和以前那种家庭作坊式的培训相比,这无疑是天大的进步”

1931年4月,在党内担任要职的顾顺章向忠发相继被捕叛变,在上海的中央机关不得不紧急疏散。年底,曾希圣化装成一个推销员。辗转到达中央苏区,第一次见到了毛主席。

毛主席紧紧握住曾希圣的手,笑着说:“无产阶级有人才啊!我们的队伍里已经有了一个希贤,现又来了一个希圣。共产党有圣有贤,国民党可要可怜了!”

见曾希圣不解,毛主席解释说:“希圣是你,希贤是邓小平的原名,他现在是我们的京官(这时邓任中共瑞金县委书记)”

曾希圣恍然大悟。

曾希圣后任中革军委二局(侦察局,后改情报局)局长,副局长是大名鼎鼎的钱壮飞。

在长征途中,曾希圣带领军委二局(负责情报侦查工作)人员全天候监听敌军的电波信号,破译了国民党800多种不同电文密码版本,被红军领导人称是认识“天书”的人。尤其在长征中南下贵阳时,曾希圣在危急关头利用掌握的密码冒充蒋介石的电报调开了追敌,使红军避免了不得不在乌江边背水一战的危险境地。

对长征中立下汗马功劳的军委二局,毛主席曾如此评价:“长征有了二局,我们好像打着灯笼走夜路。”毛主席还说过:“没有曾希圣的二局,就没有红军。”

我党的情报工作,在解放战争时期达到了巅峰。当时国民党的关键部门,如中央党部、国防部、陆海空三军的司令部、江阴要塞、保密局、甚至南京电台总站,都有红色特工在活动。用周恩来的话说,就是:“蒋介石的作战命令还没有下达到军长,毛主席就先看到了。”

建国后,曾希圣历任安徽省委第一书记,山东省委第一书记,中央华东局第二书记,中共中央西南局书记处书记等职。

1968年7月15日,曾希圣在北京病逝,享年64岁。

在曾希圣去世20周年时,他的老战友宋任穷、陈丕显、叶飞公开发表纪念文章,说:“农村家庭承包责任制能够在安徽率先起步,迅速推开,与希圣同志当年所倡导推行‘责任田’的实践脱不开关系。”(刘继兴)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